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甜言蜜语

冯小刚是如何一步步从“冯裤子”变成“六爷”

2018-08-03 10:42编辑:johnstoybox.com人气:


原标题:冯小刚如何一步步从“冯裤子”变成“六爷”的

2012年11月29号,冯小刚一觉睡到大中午,吃了几道家常菜后,专门去剪个头发。那天是《一九四二》的首映礼,他整个人显得特别激动,激动到上台刚说了声“谢谢”,就开始哽咽。

首映日当天,《一九四二》的票房仅为2600万,远低于预期。后两天,华谊市值蒸发13亿。主演张国立安慰冯小刚说:“可能是你选我选错了。”话音刚落,冯小刚又哭了一通。

再一次,冯小刚的人生来到了“幽暗时刻”。

但这次与上次不同,也没人能预料到后面那些事…

故事还得从1958年说起。

冯小刚是如何一步步从“冯裤子”变成“六爷”

<年轻时的冯小刚>

大炼钢铁那一年,冯小刚出生在北京西郊的市委党校大院。自幼家贫,导致冯小刚爱就着剩菜吃开水泡饭。那时,去礼堂看场电影都是件奢侈的事。更别提做梦都想要一辆自行车。

父母离异后,他搬出了大院。母亲身体不好,独自拉扯他和姐姐两个孩子。生活艰辛,可想而知。很难揣测冯小刚内心的自卑有多深,就现实而言,放在一拨孩子里,他的确没什么存在感。舅舅不疼姥姥不爱,什么事他都只能往后站。

院儿里的孩子,谁也没把他放眼里。冯小刚很不服气,这导致他非常渴望出人头地。拿他自己的话说:“你有疯狂的一种愿望,希望大家会重视自己,选择自己。比起你一上来就被人选择,这里面蕴藏的力量要大得多得多。”

19岁那年,冯小刚入伍当兵。在他看来,这是一种极大的荣誉。早在读书时,他就羡慕军队大院里那帮孩子。那个年代,军装大行其道,“板绿茶蓝”是最具身份象征的装扮,平民子弟做梦也穿不上。高晓松曾在北京街头亲见一群大院子弟穿着军大衣,开一辆212军用吉普呼啸而过,身后是无数姑娘热辣倾慕的目光。所以在《芳华》里,何小萍一刻也等不及,偷也得偷一套,穿上拍了照再说。

冯小刚在文工团度过了8年,工作是画布景。在那儿,他度过了最美好、最自由的时光。不但能画画,还有青春靓丽的女孩儿可以偷看。部队10点熄灯,文工团却不用,画到天亮也没人管你。为了看女孩儿,冯小刚一天跑食堂三趟。有时巧遇姑娘们从澡堂回来,身上散发着洗发水的香气,嘻嘻哈哈往回走,他特想努力抬头看人家一眼,但始终不敢看。

1984年,因为一个姑娘,冯小刚被甩出了队伍。他爱慕的那个姑娘,父亲是话剧团的老干部,见女儿怀春,便借着精简队伍整编之名,让冯小刚转业。夜里突袭谈话,冯小刚来不及细想就答应了。后来才知道,姑娘其实也不喜欢自己,喜欢的是另一个军官,他不过是个用来挡枪的。

走之前,冯小刚内心很不舍。离开部队前一晚,他穿着军装给母亲敬了个礼。母亲说:“你还是穿军装好看。”礼毕,冯小刚躲进屋子,黯然地抽烟。

他被分配到北京城建开发公司做工会文体干事。那段日子,朦朦胧胧,泛着夏日的气息。冯小刚经常跟工友提着暖壶去打啤酒,叫上几个女孩儿跳贴面舞。当年他还事儿事儿的,隔三岔五跑去听一场音乐会。不多久,一个领导看他不顺眼,要把他打发到库房去。幸好这时,他认识了郑晓龙。

冯小刚是如何一步步从“冯裤子”变成“六爷”

<冯小刚与战友>

郑晓龙出生于军队总后勤大院,见冯小刚画画不错,就把他调到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做美工。说是美工,其实就是打杂、跑腿,谁也没把他当一号人。拍摄《凯旋在子夜》时,有人拿他的长相开玩笑:“你这模样,就该去演个越南军官。”冯小刚二话不说,真就客串了一把,龇牙咧嘴地在镜头前调戏妇女。


当时他就明白,一个没资本的人,珍惜羽毛,没用,把大家哄高兴了,比什么都强。

1985年年末,在海南拍《大林莽》时。郑晓龙一边翻杂志,一边乐不可支地骂了句“真他妈孙子!”望着天空发呆的冯小刚扭头问:“谁这么孙子?”郑晓龙漫不经心地说:“王朔,我一哥们儿。”说罢,随手将杂志丢给冯小刚。冯小刚读完那篇《浮出海面》,也乐得不行:“太他妈孙子了!”

第二年夏天,冯小刚终于见到了偶像,王朔。郑晓龙攒的局。为表诚敬,冯小刚亲自烧了个酱猪蹄和椒麻鸡丝。见到王朔,上来就是一通猛夸。搞得当时还挺腼腆的王朔脸上一白一红,特不好意思。

从这天起,冯小刚算是入了圈子。

(来源:情话句子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johnstoybox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